中国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总体趋势和挑战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4-15 浏览次数:

  面向未来,我国教育现代化发展面临着挑战。建议加快推进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办好优质公平教育,统筹城乡教育协调发展,提高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和水平,为推进教育现代化目标奠定坚实基础。

  ①学龄人口基于教育层级可具体分为学前教育学龄人口、小学学龄人口、初中学龄人口、高中阶段学龄人口和高等教育学龄人口。根据现行学制,学前学龄人口指3-5岁年龄组人口数;小学学龄人口各地略有不同,目前我国小学学制以六年制为主,部分地方为五年制,法定入学年龄也是根据各地规定,本报告中小学学龄人口统计为6-11岁年龄组人口数;初中学龄人口指12-14岁年龄组人口数;高中阶段学龄人口指15-17岁年龄组人口数;高等教育学龄人口指18-22岁年龄组人口数。

  ②详见:崔红艳等的《对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准确性的估计》一文,载《人口研究》2013年第1期;王金营、戈艳霞的《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质量评估以及对以往人口变动分析校正》一文,载《人口研究》2013年第1期;陶涛、张现苓的《六普人口数据的漏报与重报》一文,载《人口研究》2013年第1期。

  ③表中预测结果基于学龄人口中方案和各级教育在校生转移率矩阵的高、中、低方案得到;其中,由于我国小学和初中属于义务教育,且当前已全面普及,仅有一套预测结果;模型得到的学前教育毛入园率高于教育部的公布数据,主要由于模型预测得到的学前教育学龄人口预测数据与教育部公布数据计算时采用的学前教育学龄人口数据存在不一致,我们认为公布数据中对学前教育学龄人口的估算值偏高。

  ,其中Y为GDP,K为固定资本存量,L为劳动力市场就业人口数量,H为就业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L与H的乘积可视为人力资本,A为技术进步率。进一步,假设K、L、H服从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即将上述模型两端取对数,可将上述模型转化为线nH+C,其中C为截距项。利用回归模型进行估计,得到系数。教育对GDP贡献率可通过β(△H/H)/(△Y/Y)求出。固定资本存量根据陈昌兵(2014)按照不变折旧率计算的数据,其中2013-2030年部分使用二次指数平滑进行预测。GDP和固定资本存量以2000年为基年,分别按照GDP平减指数和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进行折算。国家层面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范围为1978-2013年。省级层面数据来源于各地相关规划和年鉴数据,范围为1990-2012年。

  [1]曾毅.人口分析方法与应用[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314.

  [2]赵梦晗,杨凡.六普数据中婴儿死亡率及儿童死亡概率的质疑与评估[J].人口研究,2013,(5).

  [4]李红梅.今明两年生孩多,后年数量会回落[N].人民日报,2017-02-08.

  [6]梁文艳,等.人口变动与义务教育发展规划——基于“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义务教育适龄人口规模的预测[J].教育研究,2015,(3).

  [8]孙百才.测度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教育平等——基于教育基尼系数的实证分析[J].教育研究,2009,(1).

  [9]胡鞍钢,等.2030中国:迈向共同富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86.

  [11]陈昌兵.可变折旧率估计及资本存量测算[J].经济研究,2014,(12).

  [14]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印发《中国教育监测与评价统计指标体系》的通知(教发[2015]6号)[EB/OL].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